• 想不到真的变成写回忆录了,看来争取在5月里写完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。

    第二天的现代舞节目明显很让我期待!

    自己必须沉浸在对冰岛舞蹈团《Open Source/Happy New Year》的思考中,心里面勉强可以按捺着对这天节目的兴奋心情!《非常独舞》和《肖斯塔科维奇密码》都是两部自己很是看重的作品:一个舞台上,一个人的伸展,一个人的思考,一个人的情感,看一个人如何感染台下的千万人,犹如孤身奋战或独占浪尖,往往是最要放开自身的时刻,内心情感的把控实在需要精妙的拿捏;而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《Testimony》则更是如同梦想成真般,万万没想过还能在广州看到这舞蹈,之前在香港的演出,偏偏在演出后一天自己才得知消息,真是“时间岩岩好”!呜ed!

    老肖的音乐,老肖的一生,老肖的年代都是如此戏剧性,如此高低跌宕,如此镁光灯情怀,如同独舞,在他的世界中任何巨细都被放大,被推到前台,举世关注,他不可能让后退,只能不顾一切坦露真实的自我,乃至疯癫境地。

    用现代舞,甚至是任何艺术形式叙说老肖或继承他的精神都会让我为之倾注的,因为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!而且若较真起来,那必然是何等呕心沥血的事情!

    《非常独舞》中每年都会汇集三位独舞者,2007年是意大利的施伟川(Alessio Silvestrin)/ 松岛诚(Makoto Matsushima)/ 中国的桑吉加。比起上一界的《非常独舞》,因为是三位男性,而且在美学观念上都印有浓烈的东方色彩,所以三部舞都能相容的统一在同一场地上,且颇有三部曲的感觉各自行进着。

    先是施伟川的《地图/消失》,诡异的灯光、活像蝎子般动物状的动作和单色调悬挂台侧的“地图”挑逗着全场人的幻想思维,我顺着舞者快速变动的肢体间似乎看到一片幽灵在舞动,而紧接着第二幕,舞台上只留下投影,映像一暗一明的效果异常阴深,舞者在录像中继续游丝般变幻着动作,配合空灵的日本传统音乐,我想这其中一定在进行着某种仪式!仪式般的设置延伸至第三幕,头顶的摄像机实录着台上舞者的一举一动,舞者小心翼翼的对待着手中的地图,一开一合间的举手投足都弥漫着日本美学的气息,实在是美得入丝入扣到关节上去!后来,听李蝴蝶说,第二幕本来不光是投影的,应该还有舞者的现场舞蹈配合,但可惜彩排时间不够,舞者只能放弃这样一幕高难度动作。其实,我觉得若真加上舞者的现场配合,那可能倒有点过火了....其实也不一定,哈哈~总之已经足够好了!我很满足!